您的位置 PK10计划网 > 汽车文化 >
阅读: ()

导读:在9月3日的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大阅兵上,习主席坐着红旗检阅车荣耀登场,载着习主席检阅三军,红旗轿车也再一次受到全中国人民甚至外国友人的关注。作为检阅车的设计师,常冰的作品能够在这样荣耀的国事场合亮相,而且是面向全世…

 在9月3日的抗战胜利七十周年大阅兵上,习主席坐着红旗检阅车荣耀登场,载着习主席检阅三军,红旗轿车也再一次受到全中国人民甚至外国友人的关注。作为检阅车的设计师,常冰的作品能够在这样荣耀的国事场合亮相,而且是面向全世界进行展示,面对这样一份无尚的幸运和光荣,常冰感觉非常自豪。

 其实,本次阅兵式上的红旗检阅车和2009年国庆阅兵式上的是同一款,它们的型号是CA7600J,“J”就是“检阅车”的拼音缩写。这款车是以2005年4月在上海车展上亮相的HQD概念车(后来一汽内部将其代号升级为HQE)为基础,根据国家相关部门的详细需求进行量产设计而成,其设计完成于2009年国庆之前。本次阅兵式上使用的也是这一款,虽然车辆重新进行了极为细致的整备,但其设计是完全相同的。

 红旗HQD概念车

 CA7600J检阅车的设计过程其实与其概念版HQD(HQE)的设计是分不开的,不仅仅是概念版的整体比例和气势得到了完整的继承和沿袭,很多细节设计也一脉相承。

 一个记忆深刻的细节是贯穿整车侧面肩部的电镀亮条。这根亮条起始于前大灯结束于尾灯,但其走势又沿着尾灯外侧下行,至保险杠底部再兜转向前,顺着裙部再度以更宽的亮条锋利地冲向前方,有效突出了整车由后部蓄势而向前冲击的动感,烘托了大红旗前高后低的传统船型车身设计,也继承了前辈红旗CA770不卑不亢的内在精神。这根亮条在肩部只有7mm宽,又分别深嵌于翼子板、前后门板和侧围,单件最大长度接近1500mm,还要求表面平整光滑,这对相邻零件的结构设计和最终装配工艺提出了极高的要求,是经由开发和制造团队齐心协力方才实现的。

 红旗字标

 至于车尾的“红旗”两字,其实定稿于2004年。当时数字化设计工具刚刚开始应用,所以“红旗”两字没有可以无差别精确复制的数字化标准文件。常冰就从文物市场上淘来了1967年的《红旗》杂志,它的封面“红旗”两字比较大,而且边界清晰,加上其出处也非常权威,常冰就以这版毛体真迹为基础,自己动手用矢量化数字软件精描了一版标准文件。另外,考虑到印刷体与实体零件制作的特性不同,“擅自”对毛主席的字迹做了一些改动,最终形成了新一代红旗车上使用的标准字体。

 但是不少人,甚至有些权威的媒体却将这次检阅车误认为是红旗L9。那么下面就来说说,红旗L9和红旗CA7600J在设计上有什么区别呢?

 红旗L9是在2009年阅兵之后重新开发的版本,它的内饰和车身结构变化很大,是颠覆性的革新和进步。但外观造型设计的变化相对来说少一些,特别是车头部分是完全一样的造型,只有侧部和尾部变化略多。这就是很多人把那天的阅兵车误认为是红旗L9的原因。

 当然,在设计师和设计爱好者非一般挑剔的眼里,两者外观上的区别还是很大的。比如CA7600J是对开门设计,前后门的把手集成在一起,又细又长,很好地烘托了侧部舒展壮阔之势;而L9是普通的顺开门设计,前后门把手各自独立,比较粗大。

 >>>>红旗CA7600J与L系列局部对比

 红旗L5

 从最终产品来看,L系列与CA7600J的车头(A柱以前)造型完全相同,但在侧旗标、雨刷器、后视镜、门拉手、C柱形体、加油口盖、裙部亮条、“中国一汽”字标的位置和排气管等细节上都是不同的。应该说,这些差异都属于不同车型之间常见的变化,无可厚非。但是L系列的整车后部相对于CA7600J加宽后风挡的上下高度,又明显缩短车尾X方向长度,使得C柱与车尾的形体关系变得非常生硬,而且还改变了尾灯前倾斜度,使之更加直立,这些改动都明显违背了大尺寸豪华轿车的设计原则,是非常不恰当的做法。

 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H7能够陪同红旗CA7600J一同登上阅兵式,实在让常冰倍增欣喜。红旗H7是常冰在2008年至2011年间主持设计的车型,也是红旗品牌在L平台之外开辟的一个全新行政级别豪华车平台。能够有两款作品同时在阅兵式上亮相,这真是常冰设计师的荣耀!


PK10计划网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,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。文章内容仅供参考,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E-mail:1074976040@qq.com,我们将立即处理。

为您推荐